我想得到它,因为它是好的

June 13, 2019

王小波在《跳出手掌心》里有这么一段话,初读时使我似醍醐灌顶:

我上大學時,有一次我的數學教授在課堂上講到:我現在所教的數學,你們也許一生都用不到,但我還要教,因為這些知識是好的,應該讓你們知道。這位老師的胸襟之高遠,使我終生佩服。我還要說,像這樣的胸襟,在中國人文知識分子中間很少見到。

把「知识」换成「普世价值」,我认为道理同样成立:

我们追求普世价值,是因为普世价值是好的,是对的,只要你是人类,你就应该拥有他。如果有人不幸失去,那么就应该帮助他。

令人难过的是,由于一系列客观条件,一部分人无法对此感同身受。普世价值和民族无关,和国籍无关,它属于全人类。一旦能意识到一点,那么这些人就很容易能识破一些延用了近半个世纪的可笑的借口和谎言,他们的被害妄想症也理应会被治愈。

很遗憾,我得不到它,我本应该能为此不断地写,不断地写,但我不能。这让我难过了很多年,一直到现在。

愿不在意的人能一直不在意,以免遭受这种难过。


讨论请发邮件到 [email protected]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通过支付宝 [email protected] 或赞赏码赞助此文

或通过订阅我的 知识星球支持本博客


2014-2019 Randy's Blog
可通過 RSSEmail 訂閱本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