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次和朋友提到移民的想法,他说,为什么不考虑日本呢?我的回答是,我对日本没有特别的情感。朋友说他正相反。然后他问道:难道你的童年没有看日本动画吗?

我的童年除了阅读,大部分信息的获取来源于电视机。我从电视机看过的日本动画不少 —— 在 CCTV 少儿频道看《四驱兄弟》,在 TVS (南方卫视) 看《哆啦 A 梦》,在华娱卫视《通灵王》、《军曹》,在本港台看《游戏王》,在翡翠台又看了不计其数的,就不一一列举。

我从这些动画片里感受不出日本文化,一是因为都是中文的配音,二是基本上我看的都是虚构类作品,无法从中了解到日本的文化生活。只有翡翠台偶尔播出一些配音的日本真人电视节目,让我了解到日本的街道和风景是如此模样,但仅此而已。

不过我却很能理解我的那位朋友,因为我对另一片土地 —— 香港 —— 有一样的感受。

电视机把我和香港的距离拉得很近。白天有「卡通片」,傍晚有儿童节目,每晚六点半,可以看《六点半新闻报道》,知道香港、国际在发生的事。7点半后,有《东张西望》看娱乐新闻。紧接下来就是八点档和九点档的电视剧。

我是看香港电视剧和电影、听「广东歌」长大的。聊起亚视的「柒事」,我们一样会大笑。现在不看电视,但还有 YouTube. 走在香港街头,我一个广东人,和香港人又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呢。

最大的区别可能是,我很羡慕香港人。香港人可以有不同的政见,可以自由表达自己的观点,有权发声争取自己(或别人)应有的权利,可以大声对别人讲:「香港系有言论自由咖」!不用担心「讲错嘢」。而我不能。

香港不能失去这些。我愿意在这样的地方生活。香港是我的精神家园。

撇开身份认同,在政治上,香港回归早已经是国际社会公认的。我自己作为中国人,一直为中国有这样的香港感到庆幸。因为这代表中国人还能有另一种作为中国人的方式。

而我,很惭愧,虽同讲广东话,但在内地,也只不过是一只知道自己是井底之蛙的井底之蛙罢了。

王小波说「井底之蛙也拥有一片天空」,对我来说,这片天空就是香港。

衷心祝福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