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dy Lu

Software Engineer. Blogging about life, tech and music.

离开大学这一年

08, Sep, 2016

写这篇文章是想说说退学一年后的一些想法。想看技术总结请移步。如果不想看这么多的文字,可以直接拉到最下面,看写在最后的内容。

一年可以发生很多事。

回想起来,大一的一整年我旷了很多课,待在宿舍看书和写代码,周末总是往广州市区跑,参加各种各样的社区活动和聚会。学院规定旷课 20 课时以上就要处分,我很不出意外地被处分了。

签处分的时候,辅导员告诉我,如果这个处分不撤销,是拿不到学位证的。如果想要撤销,要保证在大二整个学年不旷课,也不挂科。我说,那我是完全没戏了。

辅导员让我好好考虑一下。我表达出了离开学校的意愿,她说好好想想,暑假和家人商量出一个结果,开学再找她。

其实我已经想了很久。在学校的一年里,我过得极其难受。我必须浪费很多很多的时间,去上一些只是听上去很有意义的课程,和那些在课室里只会玩手机和睡觉的同学处在同一个课室里,连续待一个半小时。 而我最这个人痛恨的事情,就是别人浪费我的时间。

我父母是很传统和保守的人,我不敢在他们面前提关于离开学校的事情。于是在那个暑假,我度过了人生中最抑郁的两个月。

大二开学,辅导员知道我并没有和家人商量,就打给了我家人。本以为上了大学,就不会再有「打电话通知家人」的破事。

家里人和我想象中不一样,他们很冷静。周末回家,我说出了我的意愿,他们表示让我自己做决定。他们说,你是个成年人了,读大学是自己的事情,如果你要读,我们愿意继续花钱供你读,如果不想读,你自己要为一切后果负责。

于是,在一年前的今天,我回到了学校,找辅导员签下了休学一年的协议。辅导员问我会不会后悔,我说不会。她说那你要加油,希望你能成功。我很开心,因为她是笑着说的。我辅导员笑的时候很漂亮。

和学校没有任何关系以后,我租了一个算是能住的房子,正式开始了职业生涯。

我的第一份工作入职的是一家创业公司 (Kiwi Inc.),是暑假的时候就已经入职的。暑假前我在某群表示想在广州找一份能在暑期做的工作,李秉骏 很快就跟我联系。我从学校坐了趟车到他的公司,一番愉快地交流之后,工作就落定了。

我在 Kiwi Inc. 负责的是前端开发。因为整个开发团队只有我一个前端,而公司主要的产品又有很大的比重在前端,所以进去以后,我过得很充实,因为自己 do the things that matter. 团队因为人不多,大家都很融洽。

我后来听很多人对应届生的「忠告」,都说千万不要去创业公司,大多数创业公司都是坑人的。有条件的,都争取去去大厂,不要在创业公司浪费时间。

对此我保持不同的意见。我非常庆幸自己在创业公司待过(当然也是因为我待的公司不坑人)。在创业公司,我们可以自己选择用最好的工具,可以用 Slack, Trello 以及第三方的 PaaS 等等等等。正因为我们能自由地选择最好的工具,我们可以亲身感受和思考这些产品本身。这些产品优秀的地方会渐渐地成为自己做产品时对产品的品位和追求。并且在创业公司,我们没有无意义的会议,可以把时间用在干实事本身。关键是,我们每个人在公司里,都能感受到自己是极其重要的一员。

在 Kiwi Inc. 写前端的过程,是我自己建立前端工程概念的过程。从开发到测试再到部署,从代码规范到构建,都希望把软件工程的思想带到前端中去。虽然现在看来习以为常,但是对于当时只做过自己的 side project 的我来说,这是极大的经验和收获。

在 Kiwi Inc. 待了半年后,出于对自己更高的要求,我离开了这个靠谱的创业团队。

崇尚工程师文化的我一直认为自己会和国内的大厂无缘,大厂不会选择我,我也不会选择大厂。然而我却在农历新年后通过了阿里巴巴移动事业群 (也就是 UC) 的面试。在 2016 年的 3 月加入了阿里。

大公司和创业公司不同,一个简单的问题会牵扯到不同的组,比如一个字段出了问题,要去追踪到底是架构组的问题还是算法组的问题。在大公司,每一个需求要有排期,版本上线要提测,要面对大量用户的反馈。

其实离开了学校开始工作,自己的时间就很少了。一本不厚的《设计模式》,原本可以花两三天粗略地读完,现在会有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读完的感觉。这种情况下,很容易使自己在选择读一本书前出现「读这本书对我的工作有实际帮助吗」这种错误的考量。

不够用的时间常常使我处于不安、烦躁和轻度抑郁中,因为我害怕被别人追上。每个认识我的人无论出于真心还是客套都会说我「年轻有为」,但是没有人知道这是一场看不到终点的长跑,我的特立独行让我必须跑得比别人快得多,才能弥补我们之间的差距(学历、智商等等)。这使我感到害怕,尤其是同龄人渐渐都出来实习工作的时候。但又没有任何办法。

工作以后有了稳定并且还不算少的收入,我能用来买自己喜欢的数码产品,也花了不少钱在自己的身体上 (比如健身和吃)。

我不存钱,我希望在我还年轻的时候,在我不需要供这个供那个的年龄,能没有顾虑地花钱让自己快乐。快乐太难又太容易错过了。就像小时候想有一台 Gameboy 但不得愿,现在即使可以没有压力地买下一台 PS4, 也不见得有多快乐。

写在最后

我有很多还在读书的朋友,我们出去聚会聊天的时候,我都会看得出他们的迷茫和无奈。这些迷茫和无奈可能很大程度上来源于教育体制的缺陷,但是,在这个时代,学习早已不仅仅只局限于学校,它在任何一个你可以掌控的角落。它在互联网、在每一本有价值的书籍上。如果学校没有满足你,就去这些地方找。珍惜时间,总有一天会找到它,并能让你过上你希望过上的日子。如果迷茫是出于你的懒惰,就请不要埋怨教育,也不要埋怨任何体制、任何人。

我还有很多已经在工作的朋友,尤其是和我一样在写着代码的朋友。我没有特别要说的,我想说,嘿,我来了。